中学历史教育网【公益】
——高举爱与理性 追寻美与智慧
 

历史教育必须走出上位不清下位糊涂窘境    任鹏杰

来源: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5年第10期卷首作者:任鹏杰浏览数:126 

历史教育必须走出上位不清下位糊涂窘境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深度服务教研的一些想法

本刊主编 / 任鹏杰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5年第10期卷首)

■历史教育的根本目的,乃帮助学习者成长、进步、发展,健全人格和公民素养是其重点,“人”是目的,其他皆为手段。这也体现了教育的完整旨趣,正所谓“教育是一种文化传播的社会活动,其明确的目标是让受教育者的性格和精神福祉(人格)产生持久的好转变化,而且,间接地,让更广泛的社会环境发生好的变化,最终延伸至整个世界”(菲利普·W.杰克森《什么是教育》,吴春雷、马林梅译,安徽人民出版社,2012)。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历史教育观,并非不言自明。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历史教育就难以进步。认清要害很重要!

■历史教育,就教学实践看,目标、价值、意义等“上位”概念重在灵魂指引和精神内涵,而路径、程序、策略等“下位”概念重在操作方法和实践智慧。上位定路向、路标,下位择走法、步伐。上下位实交集于“人”的培养,在教学上本是相得益彰的关系。欲得教育真效果,二者皆须谋清晰具体。遗憾的是,上位不清、下位糊涂的历史课屡见不鲜。问一些老师你这节课的教学目标是什么,答复竟是“哦,对不起,这个我还没想过”。有的历史课看似上下位俱在,而实多流于形式,经不起推敲。如在价值引领上,常见异题异课却几乎唱同一空泛的调,诸如“为祖国伟大复兴而好好学习”之类。上下位不清晰不具体,教育效果必大打折扣。怎样改进才对促成学习者的健全人格和公民素养更有益,不是小课题。

■无史料肯定不成历史课,但近年“史料教学”之说泛滥,殊不知历史教育绝不止于教学史料。史料者,是非、善恶、美丑混杂之物,既不等于真相,更不等于真理。历史教育,求“是”(事实判断)是前提,但要指引学习者健全成长,则必须求“应该”(价值判断)。探究历史,虽需根据因果、逻辑等多种要素作综合判断,但于历史教育,则“是”与“应该”判断更重要,此二者本亦一体两面,万不可顾此失彼。只顾求事实(关乎历史知识),而不顾求应该(关乎人生智慧),就无异于放弃对人生指引的担当。缺失了价值引领,就无从谈真正的历史教育,岂不深以为忧?

■历史教育有责任培养学习者具备做合格公民所需的史学素养,学习者应该学会用史学家思考历史的方法认识宇宙人生,但这并不意味着非要把他们培养成史学家。于此,中学历史教师与史学家的职责,亦略异其趣。仅拿史料占有说,史学家可以“贪多务得”,但中学历史教师的侧重点,则在善用历史常识,为的是判断历史价值、生成教育智慧,帮助学习者认识世界,通过正确认识世界来更好地认识自己。一言以蔽之,一切应以服务人生为依归。中学历史教师必须熟知史事,但占有史料似乎不必追慕史学家做法或把自己打扮成史学家。面对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学历史教师关键的务本之为,乃做好对知识的选择。选用于教学中的素材,应凸显“历史”与“教育”两面一体的内在关联性特征,既可周全而非偏颇片面反映历史真相,又符合培养合格公民之历史教育目的。选择知识的基本原则,便是关顾这两面一体,不可割裂,不可偏废。倘不辨个中主次轻重,或许“有历史,无教育”乃至“无真历史,亦无真教育”的现象还会蔓延,实非福音。

■好多东西表面看,无甚差别,其实非也。如“兴趣”(多为本能反应)与“动机”(必含价值取向),人多不事甄别,等同待之。常见教研文章,屡引爱因斯坦“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一语,却忘了爱因斯坦更强调了解人的动机、幻想和疾苦,认为教育是要培养“和谐发展的人”而不是“受过很好训练的狗”。站在大教育高度审视学科教育,则历史教育亦不能例外。教学不问动机、只问兴趣,则难免有利弊风险不测之虞。有兴趣固然重要,但感兴趣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其对学习者成长将发生何种诱惑和影响,这个更重要,断不可走偏。

■还如历史意识和史观的关系。历史意识往往是内隐的(根本上决定如何观史),犹如人的内在本性,遇任何史事均会按既有意识本能地作出反应和判断。史观则往往是外显的(虽不排除也反映意识),有一套理论体系,学习掌握了才可有效运用。当然,史观熟稔了亦可转化为意识。历史意识和史观,或内或外,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省察转化奥妙,对教学是一挑战。可以这样说,教育最显著的有效性,莫过于把目标、价值、意义变成为学习者的内在本能。然而,教育是有两面性的,能悄然助人成长,亦可慢性害人性命。这一点需特别警惕,决定性因素在价值导向是否正确。此于历史教育言,必是审问教学的历史意识和史观是否良善。是好是坏,一旦化为本能,再责彻改,难矣!不能不慎待。

■“教学转化”是历史教育实践一大难题,实因“教”与“学”之间往往鸿沟存焉。评价教得好不好,依据定在学得好不好。如何由“教”之效,转化为“学”之果,当中涉及教师的教学设计、教学策略、教学艺术等诸多本领。在其另一面,还有一个用何种途径和方法才能有效评价学习者学得好不好的问题。显然,充分暴露(外显)学习表现,才能获得可靠可信凭据。怎样暴露?除书面测验外,目前公认的更重要的良法是对话,即让学习者“说出来”。对话能力,公民素养所必需,亦当今中学生普遍所欠缺,故须重视。此举一面关乎学习素养鉴定,一面关乎教法效果评估,整合于行动,无疑需责求“教学转化”方式的改进。此中契机在教师智慧,焦点在学习者学习,落脚点则在究竟怎样做才“恰到好处”。

■我们考虑的问题还有很多。譬如,如何引导学生正确认识文明与文化、传统与现代、发展与进步、战争与和平等历史演变复杂现象背后的实质,如何引导学习者从个人与社会、民族与人类、国家与世界整体关联性或建设或破坏的历史悲喜剧来领悟宇宙人生道理,如何引导学习者正确认识人类地位、超越人类中心主义、建构全新的地球命运共同体价值观,如何引导学习者作为主体自己去建构和诠释对历史的理解,如何促进学习者对历史终生持有兴趣从而使历史成为服务人生真正有价值的美好精神资源,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上述想法,或有不当之处,敬请读者朋友批评指正。不过,这些想法中所涉问题、角度和观点,是本刊全体编辑时常议及的,当然也渗透了与赵亚夫、齐健、李月琴、费驰、戴加平、郭富斌、王雄、束鹏芳、唐琴、张汉林、吴磊、戴羽明等很多同仁讨论交流中形成的一些看法。其实近几年,我们已就上述问题拟过多个选题,读者朋友广泛响应参与研究,本刊也择优刊发了不少研究成果。热忱盼望读者朋友针对上述想法,寻找有价值的问题、角度和思路,深度参与研究,踊跃投稿本刊。目的只有一个,有力推动中国历史教育进步,帮助孩子们健全成长。

为此,我们对读者朋友赐稿支持抱有颇多期待。真诚拜托!

查看更多

敬请联系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22:30
 联系方式
周老师:共同研修 一起追梦
邮箱:zhouhong_laosh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