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历史教育网【公益】
——高举爱与理性 追寻美与智慧
 

一些失眠的文字 晁江辉

浏览数:27 
一些失眠的文字
晁江辉

中华人民共和国66年12月11日,就是一个普通老师被学生在其母亲面前刺死他的班主任老师一事正在发酵的一天,我突然感觉到胸口无比的疼痛,有种孤独无助的感觉,这个世界怎么了。我在一个历史教师群里遇见一些老师,我随口说了一下:我特写想写一篇文章,抒发自己的情怀,不为民族,不为国家,不为教育,只为一个生命的逝去。

大概是因为自己是教师的缘故,大抵是自己喜欢思考反省的缘故,我特别小心的把这些不成文的文字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敲出来,几乎是含着泪很悲凉的敲打出来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来的。我特别感慨,这个时候的新闻媒体大体一致的约定成俗的都调成了静音的模式,不疯狂,不狂野的发出声喊来肆意的宣泄了,这大概是因为某些缘故吧,他们习惯了这样的氛围。这也大致源于媒体人对教师群体漠不关心的缘故,与死者不相干的缘故吧。但是作为生者,作为一名普通教师,我觉得我真的有必要祭奠这位同行,倘使我能够相信这个社会有良心在,有正义在,有法治在,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的“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我良知的更大的安慰吧。因为,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我不想一一赘述,也因为悲伤的缘故。但是,到现在,我突然却只能如此,对着电脑敲一些麻木的文字,我实在无话可说了。我只觉得所在的社会不是正常的人间,对一个个老师死亡,带着另一种眼光去看待,对待老师的生命的逝去还要承担孤独,承担批判,承担麻木的争议,洋溢在我们周围的,是正常的理性和真理的存在吗?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有什么言语可给逝者一丝慰藉?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一些媒体不做声,一致的静音不公平的评判,让我感觉到了他们的阴险与麻木,尤使我觉得悲哀。我想出奇的愤怒,我将深味这样的浓黑的悲凉,悲催,悲哀,悲痛,我想以我最大的哀痛显示于这个社会,使她快意于我的苦痛,我的思考,我的呼喊,就将这作为死去老师的菲薄的祭品和祭奠吧,奉献与逝者的灵前,以作为我良心的安慰。

真的教育者,应该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面对淋漓的鲜血。
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所设计,以时间的流逝,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暗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作为教师的我们,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我们又必须输给那些不公正,来维持这妄自菲薄的世界。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评判,这样的待遇,这样的思考,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觉得自己正有写点东西的必要了。

但是,我还有言说的话。我没有亲见被害的老师,我是12月4日下午才知道那个老师被害的消息的。和蔼负责的腾老师确实是死掉了,这是真的,只有他的妻子子,两个孩子还在孤独的等待,他们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向来不以恶意来推测学生的,然我始料不及,也不相信学生残忍到如此地步,况且是带着三把刀,早有准备伺机下手的,况且是当着母亲的面,刺死老师的,其中一刀直接刺在颈部。那行凶者还面带着微笑,在询问时还说了一句:要不是有人拦着,还要刺死母亲的。更让人心冷的是:我早都想杀他了,做都做了,为什么要道歉。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懂得了一些悲剧现象发生的缘由了,那就是沉默,那就是冷漠,那就是淡漠。有时候,沉默就是放纵。

说了那么多的不痛的言语,我还是想思考一下教育的问题,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已奋斗在教育行业11年了,听到这样的悲剧,我的确很是伤痛。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弑杀老师之后离弑杀父母真的就不远了,对于这样的学生我绝不能以任何理由报以容忍的态度的,他们对生命如此的漠视及情感荒凉到如此的态度,真让我窒息痛到极点。《孟子》: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可是到了今天,教师这神圣的职业价值早已显得苍白无力,师生间的纯洁友谊师生情谊似乎已经很少存在了,大多数的男生在选大学时很少有人选择教育的专业和学校,所以女教师多了,专家又说了我们的教育缺乏阳刚之气了。我突然想起韩寒说过一句话:当老师的都是没本事的。为什么更多的男性不愿意从事教师的这个职业?这才是国人的有一个巨大的悲哀啊。我们有《未成年人保护法》,有没有《教师保护法》?教师也是人,教师也要生活,教师也需要保护。可是现在当老师的不能体罚学生,不能变相体罚,不能言语过激,伤害学生自尊。当一切的一切都倒向学生时,当天平无限制的倾向于一方时,问题迟早会发生的,悲剧还会重演的。常常有一种莫名的忧虑侵袭我的内心,带着一份不安与愤怒表达一下情绪。

我们生活在一个功利,势利的社会。唐江澎校长说过一句话:一个学校没有成绩,就没有今天,一个学校只有成绩,便没有明天,教育应当不功利,不势利。可是我们能不“功利”能不“势利”吗?你干着天底下最光荣的事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到头来在某一天你发现这些原来是一些聊以自慰的苍白的言语,你连让自己的父母妻子孩子过上安定幸福正常人的生活的想法都没有都难以实现,你凭什么给学生谈梦想,谈理想,我们说的学生会信吗?站在那三尺讲台上,我们又有多少自信去开拓学生宽阔的胸怀,有什么资格去展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气魄。不能,你只能趴在讲台上向一群稚嫩的学生诉说自己一个一个残缺的梦想,走下讲台,掩面哭泣的接受现实了。只有幸福的老师才能教出幸福的学生,只有眼睛里充满阳光味道的老师,学生的眼里才没有黑暗。

时间一直在流逝,城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老师的生命,在中国根本不算什么,最多,不过给了一些无聊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罢了。但是在我们这样的环境,或者还会给一些有恶意的闲人留作“流言”的种子。然而,在教育这样的行当里死个老师,并不稀奇,可是自古至今,在历史的长河里学生杀老师的事情还并不算多,只不过这些年里却逐渐多了。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更会奋然前行。(晁江辉2015-12-14西安铁一中)
敬请联系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22:30
 联系方式
周老师:共同研修 一起追梦
邮箱:zhouhong_laoshi@126.com